请别喜欢我 06 (完结)

就知道完结章会爆字数哈哈哈,不过还好,6k~

本来真的只是想写一个几千字的短篇,没想到最后写了2W7。。差点变成长篇。不过完结了感觉好轻松,开心。

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,非常非常感谢给我点赞、爱心以及评论的小可爱们。虽然说你们就是我写文的动力有点太过了,不过你们的确给了我很大一部分动力。

别的就不多说了,碎碎念放在最后吧。


前后文链接: 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


06

 

周泽楷没想到的是,在决赛前最后一次见叶秋,竟然是在基地里。

 

听说叶秋来了,一向训练积极刻苦认真的周队长“蹭”得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脑袋上那根无形的呆毛都跟着竖起来。杜明听起来倒是比他积极,“叶秋来了?那唐柔呢?唐柔是不是也来了?”话没说完,一个身影从他眼前掠过,唰得一下冲出了门。

 

杜明看着自家队长高大的背影,委屈地想,你腿长了不起呀。

 

某些时候,腿长就是了不起的。但是人总会有缺点,而周泽楷的缺点无疑就是他的语残。去得再早,也不能掩盖他也没能跟叶秋说上话这个事实。

 

周泽楷在接待室门口转了几圈,因为插不进嘴,便只能默默听着。不一会儿,他就从周围人的三言两语里拼出事情的真相——叶秋来卖技能点了。唔,是个大事儿,周泽楷想。正思索着,技术部的人噔噔噔地跑过来,凑到经理耳边说,“验证过了,是真的,对轮回有大提升。”

 

周泽楷就站在他俩旁边,一听这话,就知道这技能点轮回是要定了。说起来,这也是件很好笑的事情。他不说话,不代表他听不到呀,但正因他的沉默,他周围的人总是有意无意地忽视掉他的存在感,什么话都敢在他旁边说,什么事都敢在他旁边做。有时候他们似乎也并不介意被听到、被看到。他们知道反正周泽楷不会说出去,于是就肆无忌惮了。

 

他们肆无忌惮得多了,周泽楷就也有点跟着飘飘然。他开始明白,在某些时刻,人们对于现实是会睁只眼闭只眼的——譬如此刻。

 

经理拉着技术部的人,到一边的小房间里说话去了,后面几个跟来凑热闹的队友,知道自己跟着也是添乱,零零散散走了个彻底。忽然的,接待室前竟然就只剩周泽楷了。他站在门前那盆文竹旁边,努力把自己融入墙体。等人散尽了,他借着未关的接待室大约五厘米的门缝,偷摸朝里瞅几眼。门里,叶修正翘着二郎腿,撑着下巴往窗外看风景。周泽楷真是太熟撑下巴这个动作了,这证明了一点——叶秋想抽烟。

 

他想抽烟,可他不能。就好像今天他穿得西装革履的,也并非他的本意。这样的叶秋真是太少见了,他以前从来都是淘宝下单收货三部曲,一件T恤能从夏天穿到冬天。即便正式场合——得了吧,对叶修来说哪存在什么正式场合?周泽楷一边打量对方的行头,一边想,自己跟叶秋一起厮混这么久,竟然还没见过他穿正装的样子。

 

周泽楷看着叶秋,叶秋看着窗外。叶秋发现自己在看他了吗?以周泽楷对他的了解,他定然感觉到了,但要么就假装感受不到,避免自己的难堪,要么就不在意,于是放任了让自己看个够。不过,看多久周泽楷也看不够的。这不,他还没看过瘾,那厢经理已经急匆匆地回来了。他掠过周泽楷,正挡住后者偷瞄的视线,然而罪魁祸首浑然不觉,在周泽楷有些羡慕又有些幽怨的目光下径自开了门。门里,叶秋站起来,问,“怎么样?”

 

经理说,“开个价吧。”

 

门就在他面前关上了。一墙之隔,周泽楷就没机会看到他心心念念的叶秋了。周泽楷心里有些忿忿——经理大约自以为这事儿自己才是专业人士,轮不到他们这些职业队员上场。但那可是叶秋啊,他们哪有职业队员了解叶秋,哪有自己了解叶秋?

 

跟叶秋谈价,首先就得知道,光钱定然是满足不了他的胃口,稀有材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。他盘算着,决赛已近,轮回装备早就研究的差不多了,近期内对材料大约没什么需求。捋清楚了这点,周泽楷就恨不得亲自去轮回公会的仓库给叶秋搬东西。不过,周泽楷又想,钱的话,叶秋肯定也是要的。他不追求钱财,但也从来就不是个肯吃亏的人,经理要是想好了什么价位,最好就别兜兜转转,一锤定音地谈。就是兜圈子,最后肯定也还是那个结果。

 

后来,周泽楷看到经理出门时肉疼的表情,莫名心里竟还有些得意——看吧,你们谁都没我了解他。

 

这会让,各种念头在他心里转了好几圈,可他人眼里,他也不过就是皱皱眉,原地走了几步。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没人知道他对房间里那人存着怎样的心思。整个谈判过程,周泽楷在外头急得团团转,却什么实质上的忙都没帮上。经理终于出来的时候,周泽楷再不甘心,也还是被领队赶着回训练室了。他怎么都没想到,大半天下来,他甚至没能跟叶秋说上话。

 

那晚,结束了训练,接待室的门还是关着的。周泽楷心有不甘地回了房,安慰自己都这么晚了,他肯定会留宿,他可跑不了的。翌日,周泽楷从梦里惊醒。晨跑的闹铃都没想,他就从床上跳起来,随便扒了几件衣服穿上,冲到接待室去。

 

接待室里的确有个穿西装的人,却并不是他想要的那个。

 

“叶秋呢?”他把接待室里坐在椅子上睡觉的经理摇醒了问。

 

“啥?”睡了没两小时就被周泽楷摇醒的经理脑子有点转不过来,“哦哦,你说叶秋?哎别提了,昨夜我们整理材料,搞到三四点才算是弄完,他倒好,拿了合同跟首付,拍拍屁股走人了。你别说,叶神真不愧是叶神,他可真能坑……”

 

周泽楷放开手,怅然若失地看了眼窗外。

 

除了空空的街道,别的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 

*

 

周泽楷捧起奖杯,吞吞吐吐半天,台下的各类镜头晃得他眼睛都疼了,他还是只能反反复复地说那句“谢谢”。

 

不过没关系,他不爱说话,他粉丝声音可大着呢。台下“枪王”和“荣耀第一人”的呼声几乎要把整个会场都给淹没。第八赛季的冠军,轮回拿得当之无愧,拿得让台下所有观众心服口服。三比零提前结束的结果让所有人都意犹未尽,也让所有人忍不住起立为他鼓掌。这一次,轮回战胜的对手是夺冠热门,在第六赛季拿过冠军的蓝雨,因而他们奖杯的含金量更加不容置疑。

 

至于周泽楷自己,尽管全明星赛上他单挑一众大神的能力就惊艳四座,但说到底,他的称号还是缺一个实质性的冠军作为证明,便是粉丝喊得再大声,它们也因为没有硬成绩而显得底气不足。但今次,所有曾经指责他“花瓶”、“语残”、“只会单挑不能指挥”的人都被打脸得彻底。如今,当你再问,周泽楷是谁?即便是路人,也没法否认那句“他是新的荣耀第一人”。

 

拿到MVP的时候,周泽楷可高兴了。以前叶秋拿了MVP的奖揣兜里,跟周泽楷见面的时候还特地掏出来给他看。当时周泽楷迷迷糊糊点头信了,后来回忆起来觉得他是真的心大,也是真的厉害,厉害到不需要那个“MVP”的头衔来证明自己。他自己就能证明一切。现在他也能玩这招了,不过他想象一下那场景,就觉得叶秋肯定会吹着烟圈问,“才拿几个啊,就这么得意?没三连冠也好意思在哥面前炫耀?”

 

他思考着,比谁都高兴。队友高兴,因为付出终于有回报。他也高兴,不仅仅因为证明自己,更因为如今,他更加找到自己的“荣耀”。他不仅自己书写它,还将它贯彻到这个轮回,让整个轮回被自己带动,进入自己的节奏,在比赛里打出真正的轮回风采。

 

因此,周泽楷以为,只要拿到冠军,多多少少,他能让从不落下比赛的叶秋从比赛里听到一些自己。然而事实却是,除了QQ上来自君莫笑的一句恭喜,他再没收到别的东西了。

 

大概是因为期待太多,于是失落也就更多。他心有不甘,恍惚间好像也察觉了对方逃离的意思。周泽楷很忙,没错,但叶秋和他相比也绝不逊色。他在第十区混得风生水起,摆明了对联盟里安稳呆着的十几个战队虎视眈眈。

 

一日、两日、三日。一周、两周、三周。等的时间久了,周泽楷就学会了淡然处之。但这不代表他放下了,他没有,也绝对不会。除非叶秋一五一十、一字一句地跟他说清楚了,当着面拒绝他,否则他才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

他们之间就保持着这样微妙的平衡,开始了各自的奋斗。一个争夺第九赛季的冠军,一个争夺挑战赛的冠军。俩人各自憋着那股不服输的劲儿,期待着第十赛季的会面。周泽楷相信自己会在联盟见到他,因为他对叶秋、阿不、叶修的信任,是全方位的,是无可动摇的。

 

知道叶秋其实叫叶修,周泽楷并不惊讶。之前他也隐隐察觉不对,但未曾深究。现在他知道了,也并没有深究的打算。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叶修自然也有他的。不管是叶秋还是叶修,最重要的是他就是自己认定的那个人,独一无二且无可取代的那个。

 

周泽楷没有什么恋爱经历,但在这段暗恋里,如果说他从中学到了什么,唯一的一点收获就是,要耐心。这段感情太特殊,来得匆匆又突然,梦幻到不真实,也残忍到不真实。两个人仅仅是有所察觉,就阴差阳错的走远了,谁都来不及慢慢品味。以“爱情”为名的冲动,被距离生生压下去,像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,在涓涓细流里安静的躺着,等着时间的长河有朝一日最终将它磨平。

 

要耐心,他告诫自己,要更耐心。

 

第九赛季,加入了张佳乐和林敬言,成为彻底的老将组合的霸图,来势汹汹,是轮回最要忌惮的对手。进入常规赛之后,轮回几日来都在研究新霸图的打法。职业联盟的荣耀战场上,最怕的就是不确定性。厉害的人容易出头,却同样容易被针对。打得久的人有经验,却同样也会被对面吃透套路。霸图虽然用的都是老将,但老将们会产生怎样新的化学反应,仅靠一个赛季的比赛视频,的确很难说清楚。这几日,比职业选手们还累的,是轮回的数据分析师。每出一场新比赛,数据分析师那夜几乎就得通宵。第二天,大家对着数据找突破口,商量对策,调整打法。

 

周泽楷很忙,也很累,累到他几乎没有心思去关心挑战赛的事情。几天下来,听说兴欣撑到最后,拿到了冠军,他只觉得高兴,丝毫没有惊讶。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来,但内心深处却极不认同那些不看好兴欣甚至看不起兴欣的人。他不太在意别人的看法,却很在意别人对叶修的看法。那夜,他抽空瞄了几眼挑战赛的回放,看得时候,又忍不住,像第一次一样,被叶修的操作深深吸引。他的散人和他的战斗法师是截然不同的。周泽楷看着他的招式,不觉得全然误解,却觉得自己的胜算比当年面对他的一叶知秋又少了几分。

 

他一边觉得叶修强得可怕,一边又觉得兴奋。比赛看完了,他拿起手机,给叶修发QQ信息:恭喜。

 

他们俩的上一条对话信息还停在昨天周泽楷给他的生日祝福。叶修没有回复,周泽楷猜,他可能忙得QQ都没什么时间看。因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叶修竟然秒回了。

 

君莫笑:谢谢。昨天的祝福和今天的祝福哥都收下了。

 

周泽楷咧开嘴笑:下赛季见。

 

君莫笑说:嗯,冠军争夺赛见。

 

周泽楷噗嗤一下笑出来。却没能想到他这话一语成箴。

 

要耐心,周泽楷再次告诫自己,要耐心。他放下手机,强迫自己的心神回归到训练赛中。

 

挑战赛后没几天,那件事终于被曝出来了。周泽楷听说那消息的时候,是训练赛的间隙,听到经理和领队碎碎念,“我看嘉世这会真的要完,以前多少有点老粉丝撑着门面,现在选手没了,粉丝也没了。”

 

嘉世完不完,周泽楷不是很关心,反正叶修现在也不在那儿呆了。

 

周泽楷正要走,就听领队接口说,“他早该完了,别说叶修粉丝,我都替他觉得难受。叶秋再怎么不能打了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,他嘉世竟然好意思让他净身出户,跑去一个小网吧当网管!他陶轩我也见过几面,看面相真想不到是能做出这种事儿的人……”

 

经理看小周在他俩旁边站着不动,撇过头打了个招呼,“小周,训练完了?”

 

领队也回过头,“哎,小周是要去吃饭吧?我给点了外卖,你去餐厅那边就行。”

 

周泽楷冲下楼梯。

 

经理说,“啧,可怜孩子,最近是不是训练赛强度太大了,把人饿成啥样了都。”

 

领队有些摸不着头脑,“平时没看他吃饭这么积极啊。”

 

并不是为吃饭而冲下楼梯的周泽楷,在五月的天气里把自己急出满身的汗。他跑下楼,出了轮回的门,急匆匆地拦了辆的士。

 

“去哪儿?”司机问。

 

“H市。”

 

司机愣了,“哪儿?”

 

周泽楷从兜里掏出几张红票子,“去不去?”

 

司机接了钱,说,“上车。”

 

“啪——”的关门声,把周泽楷从曾经的幻想里惊醒。

 

去他妈的耐心。去他妈的等待。他要见叶修,现在,立刻,马上,一分钟都不能多等。

 

*

 

叶修听说有人找,第一反映是,莫非是他新买的几件T恤衫到了?

 

旋即他就觉得不是,前台小妹可机灵了,知道帮他把快递收好,免得暴露了身份。可是这大下午的,谁没事儿过来找他呀?叶修不清楚,但盘算了一会儿,觉得不像是能在一楼大厅见的人,便跟小妹说,“你让他上二楼。”

 

周泽楷还是第一次来兴欣。

 

这儿的环境,比他想象中好得多。其实它不过是一个现代网咖该有的样子,只是周泽楷擅自在脑海里描摹了一个惨兮兮的小网吧,一个惨兮兮的小房间,和一个惨兮兮的叶修前辈,这会一对比,就觉得心里放下了不少。

 

可上楼梯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,自己还是担心的。自己想来,压根就不是因为那个报道。记者向来喜欢隐瞒真相,夸大事实。他清楚得很。那篇报道真正做到的,是让他终于正式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,让他知道,那颗躺在长河下的石头,不是为了沉默而磨光菱角,是为了爆发在积蓄力量。

 

木制楼梯被他踩得咯吱作响。二楼的屋檐有点矮,周泽楷差点打到头。他弯着腰,上去了,发现一片新的天地。前台妹子说,老叶就在左手第一间房里,周泽楷深吸一口气,一步步朝那扇门踏过去。

 

那几步并不多,可无论周泽楷走得多慢,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思考的能力全然丧失,那点点时间压根就不够他组织好自己的语言。几步的时间,被他磨磨蹭蹭拖了快一分钟,谁知不等他敲门,门却自己开了。

 

周泽楷跟叶修四目相对,面面相觑。

 

叶修一愣,说,“是你啊。”他又说,“怎么是你。”

 

周泽楷听着,没做声。怎么是我,怎么不能是我?记者都能摸到这儿一窥他房间的究竟,他难道就不能亲眼证实一下这房间是不是真像报纸上说的那样遭?然而叶修的房门半掩着,周泽楷看不到里头的情形,他只能看到叶修。叶修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,似乎是刚睡醒,上身穿着老旧衬衣,下半身是宽松的卡其色睡裤。不知为何,这形象竟然和他那日梦里梦到的如出一辙。

 

叶修见他不说话,又问了句,“小周找我有事儿?”

 

周泽楷回过神,急了,来不及思考,脱口而出一句,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

叶修吓得直接就呆在了原地。

 

别说他,周泽楷说完,把自己都吓得不轻。他本来比叶修高,这会低着头,看着脚尖,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,叶修都能看到他头顶的发旋。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失败,哪有人一见面,二话不说,劈头盖脸就一句表白的?

 

他一边嫌弃自己,一边担心叶修会像梦里一样,说讨厌自己,说不可能的。他更害怕叶修又拿出前辈和大哥哥的姿态,说小周你傻了吗,说怎么冠军还没拿到智商就掉线了,然后三言两语把自己糊弄过去。

 

他不喜欢对方逃避自己的样子。

 

可是。

 

可是,叶修又有什么理由接受他呢?

 

周泽楷想,从那次后台的见面以后,这好像是他们第一次,这样认真的、面对面的谈话。那一次,在刘皓对叶修冷嘲热讽的时候,他对叶修说了什么呢?他什么都没说,他转身就走了。叶修去全明星挑战赛,打出令人惊艳的龙抬头。主持人去追他,他却借着上厕所溜了。他作为轮回场的主人,又做了什么呢?他也只是和其他人一样,在台下,看着大屏幕的回放,感慨一句荣耀大魔王从不真正退役。他有什么值得对方喜欢的地方呢?除了荣耀打得好,他不会说话,不善表达。就连荣耀,对方拿的冠军也比他多,MVP也比他多,甚至很多招式还是他亲手教会自己。而且、而且到最后,自己的粉丝,竟然有很多变成他的黑,在他最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。

 

短暂的沉默里,周泽楷没敢抬头。他向来擅长拒绝别人,擅长把记者堵得没话说。谁知风水轮流转,今日,他擅自把自己禁锢在这一方小天地里,等待着头顶那人的审判。他明明是来告白,是来求爱,可这会儿无数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叫嚣着:请别喜欢我,我不值得你喜欢。

 

叶修比周泽楷更早发现,他哭了。


准确的说,他在流泪。眼泪顺着眼角滴下来,有一滴掉在地上,打在叶修的脚边。 


在理智打破悲情之前,一根手指从顺着脸庞爬上去,一点点将泪痕拭净了。这动作太过温柔,温柔到动作的主人简直不像是周泽楷认得的那个叶修。有一瞬间周泽楷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,但接下来,一片温热贴上来,将他另一道泪痕一一吻去。

 

周泽楷的泪停了,可他的大脑也随之当机了。

 

那个人凑过来。他的体温将坠入冰窖的周泽楷包围,那些吻将他从地狱拉回来。叶修浅浅地吻着,周泽楷看不清他的脸,他不知道对方此刻在怜惜之余,是否觉得自己又滑稽又可笑。不过就算那样,他也认了,这片刻的温情,全然当得上一句死而无憾。

 

但更让他觉得死而无憾的还在后头。

 

叶修吻完了,挪开身子,一只手还按住他的肩膀,另一只手按着门框,弯了弯腰,凑到他的耳畔,“傻瓜。”他说,接着轻笑一声。

 

-END


先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。

一点碎碎念。

开始写这篇的时候,是想表达小周因为长得好看又不会说话而遭受到的烦恼,以及他喜欢老叶的时候必须逼自己克服其中一些。写04的时候,微博上出了那个理发店小哥的事情,于是愈发觉得,对于长得好看的人来说,不会说话是很危险的。人们更容易对你有善意,也更容易对你有敌意。人们理所当然的误解你,同时也不听你的任何辩解。其实我不太喜欢有人吹嘘“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好看”,或者“长得好看有特权生活更容易”这种想法。丑的人有丑的烦恼,好看的人也有好看的烦恼。谁都不想像文里的小周一样遇到STK对不对?

不过写着写着,这文就更多的还是在写周叶谈恋爱了诶嘿嘿。按原定计划,这文其实还会更长,一直写到第十赛季结束,两个人去国外打完比赛回来修成正果。但是我这个人,一旦太久写不完就容易坑orz。而且最近课业忙,抽不出很多时间慢慢构思慢慢写,所以先这么完结了吧。将来还有心思的话可以写个番外第二部什么的,再说吧。

等这阵子忙完了,想把一直想写没敢写的周叶娱乐圈梗拿出来写。不敢下笔是因为设定有点大,怕驾驭不了也怕没有时间。希望自己在真正下笔之前能有更多的磨炼。

碎碎念完毕,大家吃粮开心~

2017-08-02 #周叶  

评论(17)

热度(1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