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周叶】出走安全区 演艺圈paro 章六

1、给楼少加了很多很多很多私设,非常ooc抱歉TUT,观看不适请及时右上角

2、最后有轻微楼→叶单箭头暗示,大家请务必注意避雷!


前后文以及说明链接: 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


章六 楼冠宁

 

楼冠宁被电话铃音吵醒。

 

这不是他对今日设想的一部分。昨天是他新投资电影的首映,他和几个很熟的朋友一起开了个派对,预祝电影成功,昨天他喝得有点多,也不太记得是怎么回家的。唯一有点印象的是回到家就被他爸骂了句,“又是一声酒气。”

 

半天没能憋出一句反驳的楼大少只能投身温暖的被窝寻求安慰,他可是做好了睡足八个小时的准备——除了他爸又要骂他无用,他实在想不出来能有什么事值得别人早上七点钟就打电话来吵醒他。

 

他忍着起床气,手伸到床头拽起那个不停叫唤的东西,还迷蒙的双眼几乎看不清是谁的来电,更何况这会儿他也没那个心思去看,当下怒气冲冲地按了接听键问,没好气地问了声,“喂?”

 

“楼哥,你看票房了吗!”

 

是邹云海,楼冠宁听出来了,心里头随即咯噔一下,觉全醒了——票房扑了?又扑了?妈呀,他这次投的可不是小数目,三千万啊,这可不是被骂一顿就能解决的事儿。

 

“没看,怎么了。”他稳住声线,故作淡定地问。

 

“咱赚回来了!一天!一天就三千万了!你快去微博看看,现在热门话题全是咱的电影!”

 

邹云海在电话那边可劲儿嚎,楼冠宁被他嚎地冷汗都给吓回去了。他皱着眉,一脸嫌弃地把手机拉远,好一会儿才拉回来,“嚎完了?”

 

“没,你要想听我继续……”

 

“你够了!”楼冠宁从床上坐起身,扶住额,“一大早打电话来就为了这么糊弄我,有意思?下次再这么玩我可不带你见叶神了。”

 

楼冠宁放完“狠话”,刚准备挂断,又听另一个声音遥远地传过来,“呵,这小子,这么不信他孙哥?有意思。”

 

他愣了,赶紧又把手机贴上耳朵,“……孙哲平?!”

 

*

 

挂了孙哲平的电话,楼冠宁的条件反射地就要通知他爸。他非常迅速地在联系人里找到那个电话,都按了拨通键了,就一秒,他如梦初醒,赶紧挂了电话。

 

楼冠宁,你他妈在想什么呢!你还指望他夸你?是没睡醒还是脑子进了水!上一次他夸你是什么时候来的?三年前?五年前?

 

一直以来,身为家里的独子,楼冠宁被给了太多资源,以至于好像无论他多么优秀,都只是对父母深爱的“回报”。更可怕的是,这回报永远都是不够的。无论他做到了多少,他们的期待只会更多。

 

有段时间,楼冠宁总盼着他妈再生一个。他起哄说想要一个妹妹,他妈摸着刚做好的头发说,“我可不愿意再怀一次,你们男人说想要就要,考虑过我们女人的感受吗?”

 

楼冠宁知道爸妈一直都挺恩爱,自己要是再多说那准得挨打,于是闭了嘴。大家都不说,他便也假装不在乎,按着他们安排的路麻木地走。

 

楼冠宁自问不算优秀,可也绝不能算差。他圈子混的杂,富二代同龄人里特争气特优秀的他见过,堕落到不忍直视间接害了一家子的他也见过。然而不管怎么说,圈子里但凡有点家底的,总得有点兴趣爱好,还得是比较花钱的兴趣爱好——不然这么多钱往哪花?而楼冠宁不吸毒、不赌博,对赛车、极限运动之类的高危爱好也无甚兴趣,唯一爱好就是看戏——看好演员演戏、看演员演好戏。

 

他仍记得初三那年,在追完动画片和科幻剧后无所事事之时,点开了一部暗恋的女生推荐的电影。然后——新世界的大门,打开了。“这就是我要做的事,”楼冠宁想,“我也要拍电影,我也要当导演!”

 

从此,楼冠宁的钱有地儿花了——哪里的新话剧上了,走着。哪里有颁奖典礼,走着。啥不在B市?飞机走着!

 

新世界的大门是打开了,楼冠宁和他爸的矛盾之门也打开了。他隐约能察觉到他爸让他接手生意的意图,而每次他反驳说自己不想经商,他爸就横他一眼,“幼稚!”接着又投身到自己无穷无尽的工作中去。

 

高考完那段时间是楼冠宁和他爸吵得最凶的时候——他想学导演系,他爸让他学金融。楼冠宁懒得跟他吵,直接填好了志愿表按下提交键。谁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他爸愣是找人内部操作又给了改回来。填完志愿就去国外旅游的楼冠宁对此一无所知,等玩够了,回国了,通知书刚好寄到,他包都没放,喜滋滋地拆了信,一看内容,傻眼了。

 

他跌坐在沙发上,扶开前额的头发,不可置信地将那封通知书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

快到深夜时,楼爸终于回来了。他换好鞋子,点开客厅的灯,方才看到楼冠宁,“你旅游回来了?”楼爸的语气听起来格外平淡,“回来了怎么不去公司跟我打个招呼?”

 

楼冠宁背对着他,头都没回,道:“那你改我志愿,怎么没见你给我打招呼?”

 

楼爸皱眉,“说话放尊重点。”

 

“尊重?”楼冠宁冷笑,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,拿着通知书走向他爸,“那你尊重过我吗?”他把通知书重重地扔到他爸面前,“你从来都只在乎你要什么!只要你要你不择手段都要拿到!但这是我的人生不是你的人生!我要学什么是我的自由!”

 

楼爸看着落地的通知书,怒了,语气也跟着沉下来,“你的人生?你是我儿子!没有我,你屁都不是!”

 

“没有你,至少我还能进到导演系去!”

 

“……”楼爸看着面容扭曲的楼冠宁,第一次觉得不认识自己的儿子——他明明是为他好!就像以前的每一次,他让儿子做有利于他人生发展的事情,可他总是不情不愿的,一脸不高兴的模样。然而再不高兴,给他笔零花钱,他就好了,这样指着鼻子跟自己吵架,还是第一次。

 

他深呼吸,平复一下心情,忍着怒气问,“现在通知书已经来了,志愿也改不了了,你难道还想再考一次?”

 

楼冠宁瞪着通红的双眼,喘着气,没有回话。

 

楼爸的语气彻底平静下来,他又恢复了风轻云淡的老总形象,不再看楼冠宁,径直上了楼梯,还不忘丢下一句,“你都成年了,该长大了。”

 

“我不读了。”

 

楼爸停住步伐。

 

他转身,“你再说一次?”

 

“我说我不读了!”楼冠宁拽着包冲出大门。

 

*

 

楼冠宁不信邹云海的话,倒不是对这片子可不是这么没信心——他要真没信心,也不至于往里面砸这么多钱。非要深究的话,他可能是对市场没什么信心。

 

立誓不读大学的楼冠宁没跑出大门几步就被人给拽了回来,然后被他爸关上房间禁足了快一个星期。楼冠宁堂堂男子汉差点就要做出绝食明志的傻事了,直到他妈敲门拯救他于水火之中——“你爸那边,我拗不过他,你别想了。但你要是真心想学戏剧,那商学院旁边就是个挺有名的综合性大学,里面有戏剧系,我也不知道好不好,但至少不会太差,你打听打听,也可以旁听。”

 

楼冠宁豁然开朗,暂时性向他爸妥协了。

 

大学四年,楼冠宁学乖了,一边装好学跟他爸要钱搞经商试练,扭头拿着钱全投给影片拍摄。他本是抱着满腔热情想要进圈子,第一年还因为认识了好些人而洋洋得意。直到后来,他看到所谓“独立电影”的成片——没有细节只有情怀;他围观影视剧拍摄现场——不求到位只求速度;他看到所谓的试镜环节——不是才艺比拼而是带资比拼,才知道原来他自以为坚持的东西,真真就是一场大梦。

 

他觉得他爸过分,可那句“幼稚”当真没有骂错。

 

他厌了,疲了,他硬着头皮跟他爸说钱亏出去了,他爸却摆摆手说没事吃一堑长一智,不仅如此,还挥手又给他打了一笔“启动资金”。楼冠宁更郁闷了,那段时间可谓他人生的低谷。他看起来很正常——上课、写论文、抽空旁听戏剧学院的戏。但他不再和那群“拍电影”的人联系了。他强迫自己做事,随便什么事,越需要注意力越好,一旦他停下来,他仿佛隐约听到有个声音说,“幼稚,该长大了。”

 

遇到叶修的前一个夜晚,楼冠宁在寝室里“崩溃”了。他的室友们刚好都出去了,而他第无数次次刷完那部曾经的入门影片《不要温柔地走进那个良夜》。上床的刹那,一个念头闯进脑海——他可能一辈子拍不出这么好的电影了。剧本、演员、分镜,一切都堪称完美。而最重要的是,这部佳作诞生于二十年前,而现在,看看市场上充斥的都是些什么——情怀、笑料。没有人在认真做电影,认真做电影的大部分都被饿死了。

 

他爬上床,用被子蒙住头。轻轻地抽气声传来,接着枕头晕湿一大片。

 

第二天起床时,楼冠宁已经做好了决定——他不再去蹭邻校的课了。此时时值深秋,他穿着大衣,还戴了个围巾,揣着课本埋头往教学楼走。走到一半,看到广场上围了一堆人,中间搭了个小台子,也不知道是在干啥。

 

楼冠宁迟疑了一会儿,正要走,忽然听到有人喊,“叶修!叶修!”

 

他愣了一秒,瞬间转移路线,扒开人群挤了进去——靠!真的是活的叶修。这可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他觉得演技好的演员!《一叶之秋》整整三部他当时一集不落的追完,后来还没剧看又翻出来细细品过一遍,他甚至准备给旁听的《当代影视文化研究》课老师交一份研究《一叶之秋》的小论文呢!

 

他正懊恼自己没带个签名本,就听台上的人说,“咳咳,现在台步也走完了,你们也该满意了,说正事说正事,你们谁知道楼冠宁同学是几年几班的啊?”

 

楼冠宁抬起头,傻傻地看着台上的叶修。

 

“几年几班的,有人知道吗?”

 

楼冠宁僵硬地举起手。

 

叶修咧嘴一笑,“同学,听说你对拍电影挺感兴趣的,咱俩商量个事呗?”

 

*

 

楼冠宁看完了剧本。

 

“怎么样?”

 

“好本子,剧情起伏度有了,深度也有了,分镜衔接很好,应该是出自专业人士之手。”

 

“但是?”

 

楼冠宁抬头看叶修,心说你怎么知道我有个但是。他倒也没好意思问,只说,“但题材太敏感,百分之八十过不了审,过了也很难卖出去票——整体格调也太深沉重,现在人不吃这一套。”

 

叶修默默听着,点了点头。楼冠宁把本子放回桌子上,等着叶修的回应。谁知道叶修并没有回复他,反而径直起身,走到窗户边,拿出一根烟点着了,接着风抽了一口。

 

楼冠宁等了半晌,等到自己开始觉得不自在,觉得想要逃出这间小小的教师休息室,叶修才终于开口,“老孙把你推荐给我,我以为你跟他们多少有点不一样。”

 

楼冠宁眨眨眼,“老孙?孙哲平?”

 

叶修不置可否,放下烟,转个背,道,“也不多废话了,我就问你一个问题,要是这片子拍出来了,你会去电影院看吗?”

 

“看!”楼冠宁说,“但是本子是一回事,成品是一回事。这里面的角色都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,选错人只会毁了本子。”

 

叶修笑,“这个不用你担心,我对自己的演技还是很有信心的。”

 

楼冠宁懵了,“这这这,这是您的戏?”

 

叶修吹出一口烟圈,“不是我的戏,是我的本子。”他从窗台边走回来,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,“我导、我演。”

 

楼冠宁差点没咬到自己舌头。

 

叶修的重磅炸弹还没放完,“目前确定的,苏沐橙要演,那个乐队我拉了黄少天跟喻文州客串。其他人还没定,不过多少都在筹备之中了,地点也定好了,就是还差一笔投资,也不多,三千万吧。”语毕,他歪歪头,“怎么,楼少有兴趣吗?拍一部自己的戏?”

 

楼冠宁想起前几天他爸划给他的“启动资金”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

叶修绕过茶几,走到他跟前,弯下身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别急着回复,联系方式我给你,这一周你可以慢慢想。”

 

*

 

他跟孙哲平进行了一次长达近三个小时的通话。楼冠宁第一次知道自己可以是这么健谈的人。孙哲平告诉他,这片子跟以前的那些不一样,这是很认真的电影。可楼冠宁一看这题材就觉得,这能过审你他妈在逗我呢?

 

他在迟疑,他不敢出手。他不仅怀疑叶修的作品,他最怀疑的是自己。过去的两年大学生活像一场梦,他忙里忙外,钱扔进去不少,精力更不用谈,最终却落得个一场空。他已经不太相信“圈子”了,可当他终于做好了全身而退的准备,却又有人这样拉着他不让他走。

 

他不知道如何抉择,好像无论哪一条路通往的都是全然未知的未来。而所有的不确定性,在丢失原始的激情之后,将他引入无尽的焦虑之中。

 

“你要是真做不了决定,你干脆来现场看一次。”

 

“现场?!你们已经开拍了?!”

 

“那可不是!要不是开拍了才发现比预计花钱更多,你以为我们真想拉你这种新人进来?”

 

楼冠宁:“……”找我要钱还嫌弃我,过分了。

 

心里这么想,嘴上自然是另一番说辞,“既然您这么说了,那我就去看看。”

 

这周周末,他搭上了去H市的飞机。去之前他觉得自己像是拽住一根稻草的溺水者,自以为抓住了救命浮木。他反复告诫自己不要期待太多,等真正到了,却发现气氛比自己最好的想象还要好。剧组的氛围,专业的设备,演员的演技以及敬业成都,一切的一切简直就是他最初梦想的那样。要不是因为门禁,他简直想要赖在剧组不走——起码也要看完叶修跟周泽楷的对手戏!

 

临走的时候,他问叶修,“我现在就只有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 

叶修仰了仰下巴,“你说。”

 

“你怎么确定这本子能过审。”

 

叶修笑,“你不觉得叶这个姓挺熟的?”

 

楼冠宁悟到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,整个人惊讶道无以复加,嘴长大到能塞下整个鸡蛋,咿咿呀呀半晌,又哈哈哈地指着叶修笑出声,一只手不住地摆,就差把“我不信”写在脸上了。

 

叶修耸耸肩,表示你爱信不信,说了句“就送楼少到这儿了”,转个背往里走。楼冠宁终于回过神,眼疾手快地一把拽住他,“我投。”他说。

 

那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秒,没人知道那一瞬间楼冠宁的脑子里划过了多少念头。他家只是经商,而叶家搞政治的,管束和压力只会更苛刻,可是叶修出道这么多年他从来不知道对方的身份,叶家的人他就听说过一个叶秋——为什么?是叶家鼎力支持,还是……叶修早就被放弃了?

 

他想知道——他必须知道。

 

 

“我投,但我有条件。”

 

叶修不紧不慢地回头,看他一眼,“让我猜猜,你要……带人进组?我跟你说我这演员表可都满了哈。”

 

楼冠宁摇头,“我不带谁。”

 

叶修:“你不会自己想拍吧?!”

 

楼冠宁:“……”别说他还真有那么点心思。

 

“不是,我想当导演。”

 

叶修挑眉,“你想要冠名?不可能的,我知道很多片子导演就挂个名字,拍片全靠副导,但我这儿你别想了。再说了,要论冠名也轮不到你,三千万虽然挺多,但你也不算出的最多的。”

 

楼冠宁蒙圈,“……还真有人比我更傻啊。”

 

叶修斜了他一眼,“楼少要是看不上咱……”

 

楼冠宁赶紧打断他,“不是,我想学东西!”

 

叶修闭嘴看着他。

 

“那啥,我能不能拜您为师?”

 

叶修笑了,“我可是第一次当导演。”

 

楼冠宁摆摆手,“没事没事,我也是第一次。”

 

叶修笑了,“行吧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他拿出手机,替楼冠宁叫了辆车,“合同还是要签的,改明儿你再来一趟,我们把手续办齐全了。你最好找个律师来帮你看合同,三千万不是小事,还是慎重为妙。”

 

楼冠宁点头,“行,叶哥说了算。”

 

话音未落,头上一个暴栗,楼冠宁哎哟一声,抬头看到叶修收了手,“还叫叶哥呢?”

 

“那……叶导?”捂着头试探着问,却得到叶修一个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。

 

“啊——师父!”

 

叶修笑,“这就对了……诶车来了,快上去,别错过门禁。”

 

被塞进车的时候,楼冠宁忽然感到无比懊恼——他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还可以提潜规则的条件呢!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吗!

 

-TBC

2017-11-13 #周叶  

评论(3)

热度(50)